收拾东西的时候翻到了一些神奇的东西……umm。

*照例的严重ooc,慎重食用
*志愿出了些问题颓废了很久算是……有感而发?【。】
*如果活着背完了英语应该晚上还有一篇长一点点点的yktt……当然我知道没人看啦
*安定的废话多于正文
*BGM:bump of chicken - 天象仪

铃木回来之后,什么也没说。

只是看着眼睛都熬出了红血丝还在忙碌的yorke.,突然眼泪就落了。

顿时yorke.什么都顾不上了。
他不知道这几天铃木承受了多少流言蜚语,承受了多少白眼冷落。
他只知道,铃木哭了。

yorke.手忙脚乱了一阵,却说不出来,也不擅长什么安慰的话。

所以他直接吻了上去。

从下颔摇摇欲坠的泪珠,残存着泪痕的双颊,到渐渐泛红的眼眶,润湿了的眼睑,再到带着晶莹的眼角,微微颤抖的睫毛,一路细碎的,极尽温柔的,小心翼翼的,一点点吻掉他的心疼。

最后再吻回铃木的唇。




yorke.不会去问什么原因。
但他知道,他心疼。

铃木也不会去说什么原因。
但他知道,他会懂。




铃木并不是矫情的人,yorke.更不是。

眼泪只是看见对方在以自己的方式为自己扛起剩下的半片天时身体的自然反应。

所以铃木对于ocd的未来并不抱有什么担心。

因为他知道,他的背后还有一个不善言辞的人在帮他抵挡一半的风雨。

yorke.也是如此。

评论(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