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达】线 ⑴

*和@北海 叽太太说好的长篇_(:з」∠)_
*第一次开长篇……凌乱的剧情让我迷失了好几天(。
*天空飘来五个字儿,全是ooc儿
*人物性格会有些奇怪的设定emm轻微人格障碍什么的(…
*第一人称视角

今年的冬天很冷。

我小口的哈着气,试图让快冻僵的手恢复点知觉。一阵阵的冷风从脖子和围巾的空隙灌进,冷的我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路过的车寥寥无几,可能是因为太冷了吧。我又低头看了眼时间,六点二十,皱了皱眉。

……希望不会让他等太久。

我正想着,又是绿灯亮起。我下意识的转头,正巧一辆空车堪堪发动。我抱着试一试的心连忙挥挥手,一路小跑到路边。

出租车停下了。

我把围巾往下扯了扯,努力说明自己的目的地。之前的司机先生都摇摇头拒绝了我,因为路程比较远,天气又那么冷。不过幸运的是,这位先生正好也要去市中心。

我不住的道谢,终于上了车。略略估算了一下时间,松了一口气。

——

又一次道谢后,我下了车。

我抬手又看了眼时间,七点二十六。

刚刚好。

等到七点二十九的时候,我找到了坐在落地窗边正在慢慢品酒的铃木。

“抱歉,没想到会突然降温,车子都少了好多呢。”

我放下包,摘了围巾,对他笑笑。

“有什么关系,是我来早了。没冻着吧?”

他放下酒杯,帮我理了理头发,也笑。

“哪会呀,我可不像你,不怕冷着呢。”

“是是是,夫人说的都对。不过不管冻没冻着,先喝点汤暖暖。”

他无奈的笑笑,手上却是熟练的盛了碗汤推过来。

“就知道说好听的,谁知道你肚子里有什么花花肠子呀。你今天突然叫我过来,是有什么事儿?”

我撇撇嘴打趣他,心里却暖暖的。

因为工作的原因,我们经常见不到面,但这个男人却还是一如既往地用心待我。明明已经结婚两年了,却也不见他有什么抱怨冷淡。

虽然经常性的体贴礼貌的过于让人觉得我们更像一对友人,但我觉得这就是他的温柔。

“怎么,没事儿我就不能和我夫人吃顿饭了?这可也有几天没见了,不想我?”

“油嘴滑舌。别扯远啊,我还不知道你呀?有什么事情就快说吧,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啊。”

我小口的啜着汤,笑骂他。

“你呀……老是想那么多做什么,就是想你了。菜齐了,趁热吃吧。”

他顿了一下,还是笑笑。持着刀叉把牛排细心的切成小块,先分进了我的盘子里。

他有心事。

我耸耸肩,对于他的话不置可否,也没接着追问下去。

我太熟悉他了。

——

吃完饭后,外面的风也小了不少。

我百无聊赖的坐在外面的栏杆上晃着腿等他结完账,试图把没电的手机打开看看明天的工作安排,可惜它依然自顾自的黑着屏。我赌气的想把它拆了,手上突然被一片温热覆盖。我抬头,果然是铃木牵着我的手。

他笑笑,另一只手帮我拉紧了围巾。

我蹦下了来,也笑了。

即使风小了不少,路上也是没个几辆车。我哼着歌晃着他的手,两个人一起慢悠悠的走。

他不说话。

“是画家先生那边出了什么事吗?”

等红灯的时候,我抬头看着满天的星星。

不出意外的,我和他牵在一起的左手紧了紧。

“啊啊…一些小事。”

他抿抿唇,松了松手上的力气。

“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

我主动扣紧了他的手。

“不……没什么的。我来解决就好。”

他的右手下意识的缩了一下,又默默的扣了回来。

啊啊……估计事情有点严重了呢。

绿灯亮了,我又哼起了歌。

说实在的,对于yorke.先生——也就是画家先生,我的感情还是很复杂的。

画家先生很照顾铃木——这个是当然的。不管是作为女人的第六感还是作为铃木达央的妻子,我都能感受到画家先生对铃木非比寻常的感情。

那种和我一样的,对铃木的感情。

往通俗点讲,就是画家先生喜欢铃木。

作为一个乐队的相棒,于公于私,画家先生对铃木都可以说是无可厚非的好。

因为工作原因,有的时候铃木和画家先生在一起的时间甚至比和我在一起的时间都要长。说起来还有些不好意思,在结婚之前我还因为这事暗暗吃过醋。

不过画家先生很聪明。

画家先生喜欢铃木,所以画家先生不想让他为难。

他对铃木很好,但是却很有分寸。他关心铃木,却不会过分干涉。他心疼铃木,但不会过度的表露。他和铃木很聊得来,却也不会影响到我和铃木的独处时光。

但是力所能及之内,他会毫无遗漏的帮助铃木。工作上的事情,但凡他能做的,他都会独自解决,尽力少让铃木忧心。

即使画家先生曾经对于这些事情很苦手。

于是他会咬了牙去强迫自己学会处理,再去做到最好。

所以虽然严格意义上讲,画家先生和我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对立关系,但我还是非常敬佩他。

敬佩他的勇气,敬佩他的努力。

同时,也很感激他。

感激他的付出,感谢他的照顾。

所以有的时候,就算画家先生在铃木累到睡着的时候偶尔忍不住轻吻他的眉眼,我也只会轻轻掩上门,默默留下宵夜离开。

我不会去嫉妒,因为我知道,聪明的画家先生不会跨过那条线。

我哼着不成调的歌有一搭没一搭的想着,却全然没注意到铃木的脸色变得晦涩不明。


那个晚上的我,还完全想不到这次事情的严重性。

如果可以重来,我一定在当时就追问到底。

而不是出于可笑的,自觉聪明的就此打住。

tbc.






我到底写了个啥……好耻啊orz

我的文笔果然是不存在的ummmmmmmmmm…

评论(10)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