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达】你

*一直很想尝试的写法——不出意外的失败了(。
*想写长的——好吧不存在的都快开学了
*其实我也看不懂我写了啥(
*ooc ooc ooc


你进来的时候,场内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机器。和你相熟的staff有些诧异,倒是你若无其事的先道了声早。

staff桑下意识应了句,紧接着就皱了皱眉迷茫的看了眼时间,时针的指向才堪堪擦过四分之三。再抬头时,你早就插着个兜,晃晃悠悠的就往休息室走。

通知的时间是十点半。

staff桑又看了眼时间,对于竟然早到的你抱着十足的诧异,摇了摇头也走了。




你叼着烟含糊不清的说着打扰了推开休息室的门,不出意料的空无一人。休息室内杂乱的很,却是比昨天几乎没地方落脚的情况好上一些。你大大咧咧的往里面走着,也不怕尚有余温的烟灰扑棱棱的掉在随手换下的衣服上。

等终于坐下来的时候烟也差不多燃尽,你拉过梳妆台上零落着烟头的烟灰缸,猛吸完最后一口便直接摁灭了火光。无所事事的喷着轻烟翻出了手机,屏幕亮起来的一刹门口传来吱呀呀的声音。

你头也不抬,自顾自的输了密码开了手机,只是淡淡的甩了句来啦。

回应你的是一句带了鼻音的来了。

你往下挪了挪身子,伴着悉悉索索的声音换了个窝在沙发里的姿势翻看着手机。来人也不再言语,只是等悉悉索索的声音停下时,你感觉身边的沙发下陷了几分。

很明显,他绕过了七零八散的衣物,也来坐在唯一没有被荼毒的沙发上。你终是舍得抬眼横扫过去,入目是戴着白口罩的他正小声的捂嘴咳嗽着。

还没好?你斜靠着扶手,饶有兴致般的问了句。

嗯。他的回复还是很简洁。只是大衣裹得又紧了紧,摘了墨镜。

没问题?你随手放了手机,看着他缀着血丝的浅眸,探头过去触了触额头。还好,算是正常。

早上退的烧。他又是轻咳两声,缩了缩身子避开了你。离我远些,小心传染你。

怕什么,我的身体素质你又不是不知道。你撇撇嘴,硬是挤了过去。他皱了皱眉,却是没再说什么。刚退烧就继续工作,该说你敬业么。

我就当你是在夸我了。他耸耸肩,不置可否,把口罩向下扯扯便从包里拿出了一沓资料开始翻看。

嘁,你这假当真的性格真不讨喜。你又是撇撇嘴,不屑一顾地拿了手机又钻回了原本的位置窝着。

他依然不出声,只是偶尔抑着声音咳几声,一时间倒是哗啦啦的翻页声最为明显。




等外面渐渐嘈杂起来的时候,你正耸拉着脑袋一点一点的快要睡着。好吧,这是当然。毕竟你难得的起了个大早,甚至还提前一个半小时到了场,换做平时的你估计现在才不情不愿的哈欠连天着起床。

他瞥了眼头都快倒到肩上的你,想了想还是重新戴好了口罩把你揽过来靠着。手表显示着离十点还差着几分钟,他觉得让你睡会儿也无妨。

不过没过多久他就揉了揉太阳穴,觉得外面的声音嘈杂的和休息室杂乱有的一比。
刚想着要不要把你叫醒门就被叩响,随着又一次吱呀吱呀的声音是staff桑通知他和你时间差不多了。

你迷迷糊糊的爬起来,见他点点头应着麻烦了还有些不在状况,下意识的顺着他的目光追过去才恍然是到时间了。

他松松肩膀,取了口罩站了起来,先一步坐在镜子前等着化妆师翻山越岭过来。

你揉揉眼也站了起来,像猫一样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舒展舒展身体。一转身,却发现刚好伸手就能勾到他的肩膀。趁着化妆师还在努力穿过重重障碍,你干脆一勾手朝他肩窝一蹭,偏过头来想索个吻。猝不及防的他感受到肩膀一重下意识就是一个偏头,幅度不大却是足够躲过你落下的唇。

你嘁了一声,赌气般的扭了头趴着不起来了。他哭笑不得,但碍着有人只得反手揉揉你的头,低声哄着你几句。

你又哼了一声,却是乖乖爬起来坐到了旁边。

然而化妆师还可怜巴巴的卡在一堆衣服里。




fin?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