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达】暗巷
*题文无关
*超高校级的ooc ooc ooc
*啊…强强好吃(。
*两个半小时的产物,我也不知道我写了什么(明明作业都没写
*敲碗给叽太打call!!





“我记得是……ta…tsu…?”

yorke.半垂下头,对于男生而言有些过长的金发缓缓散落,堪堪擦过铃木的脸颊的同时,也和深色的墨镜一起掩住深不可测的浅眸。

“……”

铃木眯了眯眼,没有接话。如果能够忽略紧贴着脖子上冰冷的触感,即使铃木现在右手被卸了关节不能动弹,他的反击大概也已经杀死yorke.不下万次了。

“啊啦……长得倒是、还挺精致的吗。”

yorke.像是有些苦恼一样的拢了拢头发,不知故意一般,闪着冷光的匕首在月光的映衬下渐渐在铃木的脖子上划出一条红线,给原本就泥泞不堪的脖颈染上一道鲜亮的色彩。

“——只是…这个眼神,有点耐人寻味啊。”

yorke.倏地勾起一边嘴角,挪开匕首直接用左小臂抵住铃木的喉头。还没等铃木反应,右手就毫不留情的又一个巴掌清脆的印在铃木的左脸。

一时之间铃木脑袋只剩下嗡的一声悲鸣,同时涌上浓重的窒息味道充斥了整个喉咙,呛的铃木几乎失了全部气力。

“这样…”

yorke.甩了甩隐隐刺痛的右手唏嘘一声,牵起的一半嘴角尚衔着玩味。刚想撩开铃木几乎遮去所有表情的碎发,却不想异象突生。

“啐。”

突然一个转头的铃木眸中意外的一片清明,虽然嘴角还在渗血,却是迅疾的用头狠狠磕上yorke.的鼻梁,同时左手一把抓住仍带着血色的刀刃把人逼退,紧接着右膝一提又是一记狠击直中yorke.。

铃木甩开匕首缓缓站直身子,朝着地上就啐了一口血沫。看着一瞬间和他位置调换的yorke.抬手抹过唇角拭去残存的铁锈味,压低着的声线不屑的哼出一个单音。

“咳、呵呵…”

被突如其来的一下直中腹部的yorke.剧烈的咳嗽着,明明已经半缩着身子被迫承受着一阵翻江倒海的恶心感,嘴角却仍是染着七分笑。似是从嘈杂不断的耳鸣声中轻松辨析出了铃木的轻蔑,yorke.甚至笑出了声。

“咚。”

又是一声巨响。

“yorke.……”

铃木达央蹙紧眉头,居高临下的拽着yorke.早已分辨不出颜色的头发,近乎是从牙缝中生生挤出的气音无不透露出说话人的愤怒和厌恶。

“呵呵…”

后脑直直撞到墙面时骤然放大的嗡鸣声顿时在脑内炸开,那一瞬间的剧痛直接让yorke.眼前一阵发黑。

啊…失策。

yorke.脑中混沌不堪,居然还有闲心去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不愧是…呢。

yorke.眼前的眩晕感还没过去,头皮又是一阵剧痛传来。凭感觉,应该是铃木用尚能活动的左手拽着自己的头发,生生又把自己提了起来甩在了墙上。

yorke.踉跄着直起身,一抬头就模糊不清的看见铃木苍白的脸不正常的肿起老高还染着血,却是眯着眼一副冷笑的样子。

“…哈哈。”

yorke.看了一会儿,突然低笑了两声。

“你/他/妈还笑……?!”

脱臼的右臂传来的剧痛令人实在无法忽视,在把yorke.也打了个半死不活之后铃木也贴在墙上喘口气。结果明明和自己境地没差多少的yorke.直到现在还是那副令人火大的带笑模样,气极反笑的铃木刚抓着yorke.的领子把他拉近,却不想yorke.竟顺势凑近。争斗间跌落的墨镜自是不能再遮住yorke.的眼睛,一时之间只倒映着自己的浅眸混着灼热的气息突然在眼前放大,紧接着干涸的唇上竟感受到了一片温软。

“你这混…唔?!”

铃木的瞳孔骤然收缩,太过突然的情况让他脑中有一瞬间的空白,唯一剩下的感受就是嘴中似乎滑进了什么湿热的东西,带着浓浓的铁锈味儿在自己的嘴里粗暴的掠夺着。

一时兴起的yorke.倒是认真非常,轻门熟路的捕捉着铃木不知所措的小舌,几乎是模拟着性/交的动作在铃木的嘴中横冲直撞,几乎一点缝隙都不给铃木留下。虽然这是yorke.第一次和男人接吻,还是和一个刚打的要死要活男人,却仿佛鱼水交融般自如的娴熟。

不过如果单论打架,铃木可以说是这一片的无敌手,哪怕是yorke.也不敢打包票说能场场打败铃木。可一涉及情事方面,少活了那么几年的差距多少还是有的。

但铃木又是同样的倔——不管是在哪个方面都不愿意低头的倔。

于是一时之间,无人的深巷中就只剩下令人面红耳赤的啧啧水声。这还不止是舌与舌的纠缠不清,两个大男人的深吻中甚至带上了牙齿间的撞击,几乎不带一点情欲粗暴的让人牙酸。而不断发生的碰撞甚至数次磕破了娇嫩的唇肉,唇齿交融间来不及吞咽的唾液几乎都是混着血色流淌而下。

两个人谁都不服输,谁也不愿意先退,哪怕是被动的铃木也顶着一股劲儿青涩的回击。激烈的舌吻牵扯到两人的伤口的时候都是一阵面部狰狞,却依旧不服输的吻了个天昏地暗,一直到铃木实在呼吸不上来才堪堪结束这个吻。

喘着粗气的铃木又啐了一口血水,头晕目眩还是瞪视着也没好到哪去的yorke.又是一阵咬牙切齿。yorke.挂着一头冷汗头痛欲裂,心情却是明朗的很,只不过这一次终于是没有力气再挑起嘴角。

直到天边渐渐泛起了鱼肚白。

评论(8)
热度(23)
 
 
 
 
 
 
 
 
 
© _卿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