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达】博弈(上)

*其实…这就是暑假提到的那篇yktt里第一个上千字的文(
*剧情断断续续严重+ooc,慎
*一个想写了很久的题材…然而,不出意外的炸了(
*有打酱油的mamo酱和诹游
*题文不符系列
*给叽太打call打call打call!!!!




『挑明了的暗恋像什么?』

『就像是一个半吊子的棋手,突然被要求去跟一个闻名遐迩的大师对弈一样。』


*

当门铃断断续续的响起的时候,yorke.刚刚完成了新稿的最后一笔。

yorke.抬头扫了眼窗外暗沉的夜色,挠了挠头,起身晃晃悠悠到门口含糊了句谁啊,却也没打算听到回答般伸手先一步开了门——

不出yorke.所料的门外站着仍然兀自按着门铃的铃木。

yorke.看着身上带了一股明显酒味儿的铃木,又挠了挠头。

铃木慢慢吞吞的转头,看到还戴着眼镜的yorke.侧了侧身后,招呼也没打便自顾自的进了门。


*

yorke.看着铃木已经放下包坐在被炉边上,想了想先脚步一转进厨房打开冰箱拎了两罐汽水。

yorke.慢慢悠悠的飘了回来坐到对面,随着“砰”“呲”的两声轻响,汽水欢快的跳跃着水珠,站在铃木手前。yorke.正好有些口渴,略略抬了下手示意铃木自便后,便拎起眼前自己那一罐猛灌了两口,脑中却也在苦苦思索铃木这次造访的反常意味。

而铃木还是不说话。

借着仰头猛灌的时机,yorke.偷偷下瞄着铃木,试图看出点什么感情波动,盯了半天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最后只好讪讪咽下汽水放下罐子抹抹嘴,然后一起沉默。

只有汽水还在自顾自的“呲呲—”跳跃着水珠。

yorke.又摸了摸鼻子。



*

铃木是喝过酒来的。

他想自己只是工作太忙了才去了几家bar
解解馋。

——才不是因为不敢找yorke.才喝酒壮胆的。

铃木皱皱眉,饮尽杯中最后一口whisky,终于下定决心走向那个早已熟记于心的地方。

至少死也要死个痛快。

铃木望了望安静的夜空,想着。


*

“……tatsu…?”

yorke.摸了半天鼻子,苦想半天却耐不住太过冰冷的沉默,下意识的唤了一声。

“……?”

直至此刻铃木才后知后觉的有些窘迫自己的莽撞,一时间无措的只好继续保持着沉默。

“tatsu……你饿吗…?”

yorke.绞尽脑汁想着怎么圆下去,结果脱口说完自己都差点想咬舌自尽了。

自己到底问了个什么啊???yorke.心中扼腕。

“……不饿,谢谢。”

铃木一愣,也下意识的回了一句。

“……”

我真是开了个好头。

yorke.内心泪流满面,决定给自己鼓掌。

“上次的酒还没喝完……tatsu要不要……来两杯…?”

yorke.抿抿唇偷瞄了眼,看着铃木面色尚常,又想了想铃木的酒量,或许还能来个几瓶。

况且——喝了酒之后说不定话匣子也就打开了吧。

“……那麻烦你了。”


*

一开始的铃木并没有摊牌的打算。

就像每个暗恋的人一样,铃木也会顾虑挑明一切之后两人连朋友都做不了的结局。

——况且还是一份世俗所不能接受的同/性间的禁/忌。

所以铃木没有把握去赌。

更是不敢去赌。

不管是出于个人,亦或者是出于对于以后长期合作的长远考虑。

“……但是我觉得,tatsuhisa还是要试一试嘛,”终于理清了个大概的宫野真守咽下一口蛋糕黏黏糊糊,“而且,yorke.桑也不像是对你没有感觉啊?”

“mamoru……这是不一样的。”铃木轻轻地摇了摇头,喝了一口黑咖啡,霎时间充满整个口腔的苦涩像极了铃木内心的无奈。

“怎么不一样?要是不一样,那你们为什么初次见面就能那么投机?”宫野撇嘴,“tatsuhisa我好吃醋哎,你最近总是跟yorke.桑待在一起都不怎么约我出来了,难得一起出来还三句话不离yorke.桑,到底谁认识你更久啊?”

“mamoru……”

“我不管既然tatsuhisa你那么在意yorke.桑就干脆直接去说明白嘛要个结果,要不然就再也不理他,陪我看孩子陪我出去玩陪我去吃甜点,不然tatsuhisa你总是磨磨唧唧的要折腾我多久嘛。”宫野真守噘嘴以示自己强烈的不满。

“……”

“再说实在不行tatsuhisa你就就霸王硬上弓好了嘛,吧唧吧唧告白失败至少也要吃到一次嘛你看诹访部桑不就是这么拿下游佐桑的嘛?”宫野一脸不解,“而且你到底怕什么啊yorke.桑看起来挺好说话的嘛况且能容忍tatsuhisa你这个酒品超烂的人那么多次半夜找他喝酒多半也是对tatsuhisa有意思嘛唔姆唔姆这个蛋糕蛮好吃的耶?”

“…………”

铃木抬头看了眼宫野,宫野鼓着腮帮子冲着铃木眨巴眨巴眼,试图表现自己真诚的眼神。

“……”铃木有些欲言又止的看着宫野,“mamoru,你不去写小说可惜了。”


*

酒是个好东西。

自始至终保持着缄默的铃木喝酒的时候更是不言语,只是一杯一杯的闷头干,而本就不善言辞的yorke.苦于开启话题,也只好一杯一杯的陪着铃木干。

本来yorke.想着铃木的酒量估量着再有着两三杯酒下肚差不多也该醉上了头,就算说不尽拜访缘由至少不会再继续不声不响,却不想是铃木心中念着的事情压着他太重还是一工作就没日没夜的yorke.现在精神实在疲惫,反倒是yorke.先一步迷糊起来。

所以等铃木第四杯酒下肚的时候,对面靠着沙发的yorke.已经半眯着眼有一搭没一搭的小鸡叼米式点头啜着酒,等听到铃木的杯子落在桌上的轻响才想起来放下杯子,晃晃悠悠着伸手想着再给铃木续一杯——

只是铃木并没有继续喝下去的打算。

yorke.视线一暗,但因为酒精摄入的迷醉感而慢半拍的脑袋下意识地抬头,湿漉漉的迷茫对上的却是一片不断翻滚的暗沉。

紧接着唇上传来的一片柔软让yorke.不由自主睁大了双眸。



*

铃木的目光一直没离开过yorke.。

他很明显的感受到了yorke.的不安与迷茫。

铃木又一次想到了放弃——毕竟现在看来,自己已经给yorke.带来了困扰。

而这并不是铃木想要看到的局面。

所以铃木几乎是下意识的目光追寻着yorke.。

于是他几乎是看着yorke.从苦恼的思索着陪他豪饮,却慢慢慢慢变成醉酒的迷茫,迷离的眼神忽闪忽闪,却还是硬撑着在一杯杯的喝。

铃木眼神一动,喉结也不由自主的跟着动了动,兀地觉得一阵口干——虽然已经喝了不少酒了。

他想亲他。


*

所以当yorke.后知后觉的发现是铃木直接跨过小几吻了自己的时候,铃木已经闭着眼撬开了yorke.的牙关试探性的缠了进去。

yorke.一阵恍惚。

他几乎是完全被动的承受着铃木的试探,感受着身上因为铃木不自主的扭动而摩擦着的燥热,却突然觉得很没有实感。

yorke.心下涌起一阵惶惑不安,却一时说不清是被太过昏暗的环境影响还是其他什么。

他心里乱了。

几乎是下意识的抬手,yorke.抵住铃木的肩膀推开了他。

毫无征兆被狠狠推开的铃木瞳孔一缩闪过一丝痛色,却只是垂了眼帘自嘲的舔了舔唇。倒是身后的小几因为突如其来的撞击而倒了一片的酒杯和易拉罐,此时咕噜咕噜的滚着,更显得两人的气氛尴尬。

yorke.张了张嘴,却说不出来什么。


*

两个人僵持了很久。

铃木抿抿唇,干脆自暴自弃般的阖了眼。

腰很痛,毕竟yorke.下意识反抗的力道实在不小,而不断传来一阵阵的钝痛也似乎是在提醒着铃木近乎残酷的现实。

但是铃木的心里更痛。

痛的好像不小心丢失的一颗心,小心翼翼的历经千难万险想要找到回去的路,却被告知查无此处。

说实在的,来之前他预想的情况就是会被yorke.拒绝,所以为此还特地做了许多的心里建设。

——但是当他真的被yorke.不容置疑的大力推开的时候,铃木心里只有满满的苦涩。

先前不断努力搭建起来的自我安慰,因为一个动作顷刻间就溃不成军。

铃木彻底后悔了——从今天他踏入第一间酒吧的那一刻开始的一切。

博弈还没有结束,但是结果已经提前公布。

tbc.

……

我是真的

不会写文啊我去…

这是一篇什么啊…………

火葬场orz

评论(7)
热度(16)
 
 
 
 
 
 
 
 
 
© _卿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