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达】他和他

*一发完的流水账
*ooc归我
*yktt有那——么好!
*催叽太 哼
*我透!忘说了 大bug 这是个私设if设 微未来向;-)





one.

“分手吧。”

沉寂许久的手机在黑暗中闪烁着微光,往日清亮的铃声此时只是更衬着几分过于死寂的悲凉。

铃木默了良久,摸索着打开烟盒抖出一根烟给自己点上。直到轻喷出白烟压着嗓音低咳两声,才又一次摁亮了手机盯着新来的简讯上过分简单的几个字。

“好啊。”

狠吸了一口还没燃尽的烟,直接掐灭掉最后的火光的铃木被呛得只顾得上一阵猛咳,咳的眸光红赤才似悲似叹的轻笑出声,铃木心里却是一阵畅快。

也是该结束了。铃木想。



two.

第二天是live的动员会。

铃木到的时候,ryo和泰造正围着架子鼓在说些什么,而yorke.正在另一边和监督谈着进度。

不过还没等铃木清清嗓子说些什么,ryo眼尖的看到了明显没休息好的铃木,捅了捅泰造先一步起身道了声早。泰造这才反应过来,笑嘻嘻的也说了句早,习惯性的指了指yorke.的方向想说些什么,铃木随口嗯了搪塞一声,直接又戴上口罩往录音室走了过去,明显的低气压徒留下ryo和泰造面面相觑。

闹别扭了?

ryo和泰造交换了一个眼神,不约而同的选择了静观其变。

yorke.头也没抬,只是突然嘴角勾了几分淡漠笑了一瞬,又接着刚才的话题继续讨论着live事项。


不知名的僵硬氛围一直笼罩着整个室内,仿佛都能结出实体化的冰冷压的人甚至有些透不过气。

而造成这一情况的两个“罪魁祸首”好像丝毫没有自觉。铃木清亮的声音染上几分嘶哑,配上冒出的胡渣平添了几分阴沉的味道。yorke.则是无所事事的偏着个脑袋转着笔,有一搭没一搭的应着。

明明你俩才是乐队的正式成员好吧。

操碎了心的支援乐手们不知道交换了无数个眼神,包括因为瞌睡而被ryo踢得龇牙咧嘴的真司,都感觉到了什么不对。

最后还是ryo先受不了这个氛围,趁着短暂的沉默干脆提议休息一下再继续会议。staff们拼命点头赞成,直勾勾的眼神盯得铃木一阵发毛,下意识的就点了头。


等铃木反应过来的时候,气氛已经后知后觉的尴尬到了极点。

争先恐后出去透气的staff们的离开,导致的直接结果就是偌大的会议室内顿时只剩下了铃木和yorke.两个人。此时的yorke.好像正苦恼着什么,半垂着头在本子上写写画画,专注的样子依旧是令人着迷的模样。只是再想细看的时候,眼镜的反光又让人看不清面上的神色,无形中好像又回到了最初不相熟悉的淡漠。

不过,本来也就不用再注意了不是么。

铃木揉揉额角,觉得自己需要充足的睡眠来保证自己不会被“无关”的事情而干扰。

——比如,近在咫尺的“前男友”的一举一动。

书页的翻动声沙沙作响。只是,扰的是谁的心绪呢。





three.

其实铃木和yorke.能相伴着走过这么多个年头,也算是难得了。

最初…算是一见钟情吧?铃木皱眉。

因为专辑设计的原因,小有名气的画家被朋友引荐结识。那时的铃木还是个不服输的毛头小子,却一眼就相中了画家画笔下灵性的世界。

那时的画家,也不是没被这个好像干劲太足的年轻人吸引。

可能是那掩不住的光芒太过明亮吧。

yorke.一个没忍住,听着铃木滔滔不绝的设想,掩在墨镜后的浅眸都笑的弯弯,却又亮的惊人。

啊,他好像是笑了吧。

铃木点烟的手一顿,回忆和火光一起模糊了视线。


在那之后的是,十个月的软磨硬泡。

说实在的,yorke.是被吓到了的。

——本来以为铃木对于工作的认真就已经足够的热切的yorke.,直到被短讯电话狂轰滥炸才发觉自己不是一般的低估了铃木的热情。

可,乐队需要常驻画家吗?

答案是否定的。

所以yorke.一次又一次的绕开话题,轻而易举的婉言拒绝了铃木。

都这样明确的表示了,总该放弃了吧。yorke.想。


可惜,这次的yorke.,依旧低估了铃木的决心程度。

因为工作而接不了电话?那好,我给你留言,短讯联系。

太沉浸在工作构思中没来得及看短讯?没事,反正晚上也都没休息,拎着酒登门拜访。

无声无息又若有若无,铃木就这么一点点渗入yorke.的日常生活里。


却又突然杳无音信。

已经好几天没有收到铃木的消息了。

yorke.纠结的打开手机,又发呆着看着它黑屏。

yorke .这时候才发觉,原来自己已经这么习惯铃木出现在自己的生活里了。

——要不然,打个电话?

加入乐队…应该也没什么吧。铃木笑嘻嘻的狡黠模样闪现在yorke.的脑海。看起来是个不错的人。

可怜兮兮的手机又一次陷入了黑屏。

——组成一个有画家的乐队,给大家带来一场前所未闻的视听盛宴,不好吗?铃木笑着说。

…好像是不错。yorke.动摇了。

如果真的有这么一个,不像以往的只是把live painter作为添笔的乐队能够容纳自己的话……


yorke.划开手机,第一次主动打出了那一串熟悉的数字。

“…喂?”

轻快的声音通过信号不真切的传入耳中,yorke.却不知为何轻易的辨别出了其中强压下去的疲惫。

“…我明白了,我加入你的乐队。”

yorke.深吸口气。

“哦。”

意外的无动于衷让yorke.一口气埂在了喉头。

不过下一秒的声音就染上了笑意。

“那么大画家——忙了半天累了吧,一起喝一杯?”

等待开门的一瞬间yorke.看到的,就是眼睛亮晶晶的铃木。

yorke.举着个手机差点石化在自家门口。

“……晚上好,铃木桑。”

虽然最终还是默认了铃木的举动。






four.

不得不说,铃木的思想是真的很前卫的。

比如明明是一个摇滚乐队,却偏偏要邀请一位常驻画家。

画家不是不能在live上做些什么。毕竟yorke.本身,在圈子里就是个小有名气的live painter。地下的live house有过大大小小的乐队表演,对yorke.也有过大大小小的邀请。

但毕竟都只是逢场助兴。

一个成熟的乐队里,一个画家又能有多大的位置呢。

这就是yorke.所担心的。

初出茅庐的年轻人嘛,一股冲劲没处放,对于新鲜事物的好奇也是正常。

而yorke.,可不是毛头小子的年纪了。


不过铃木,也不是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冲动。

铃木是被yorke.这个人吸引的。

摇滚乐的表现力自然不言而喻。但铃木毕竟是半路出来做起了乐队,暂时也没什么名气又没什么特色。如果只有富有激情的音乐带来的听觉享受——

这么千篇一律的模式,能做出一番成绩吗?

铃木觉得不够。

而且铃木又是那么个不服输的人。

可就算不甘心,一时半会上要从哪去改变?


直到见到yorke.的时候,铃木突然觉得,他找到了。

阳光洒下的时候一个恍惚,从yorke.身上,铃木看到了色彩绚烂的未来。

“要加入我的乐队吗,大画家?”

铃木狡黠的眨了眨眼。






five.

后来两个人的在一起就是很顺理成章的故事了。

并不是非常罗曼蒂克的恋爱故事,只是两个都可以独当一面的大男人,决定一起面对以后的风险和困难,顶住一片叫做oldcodex的世界。

工作依旧忙碌,困难依旧存在,只是两个人都知道,原本身后站着可以依靠,可以放心寄托后背的相棒,已经变成了可以转身拥抱,一起抵御寒冷的恋人。加油打气的击掌换成了工作间隙时偷偷勾上的手指,无言的击拳换成了深深的拥抱,甚至浅尝辄止的亲吻,额头抵住额头的相视一笑……

没有一处不让深处在热恋中的两个人傻笑半天。

所以那个时候的他们,美好的以为这就是未来。

只是时光荏苒。

七年不短,足够让很多东西被时间磨灭。

铃木抽完了半包烟,在烟雾缭绕的房间里深深的叹了口气。

是什么时候开始,两个人渐渐背道而驰了呢。

开始躲避的眼神,渐渐疏离的微笑,许久未牵起的手——

是他吗,还是自己。

铃木不知道。

枯坐了不知道多久的身体迟钝的给了铃木一个踉跄,铃木甩甩头试图让自己清醒清醒,走到窗边推开了窗户。

天快亮了。

写着分手的短信还躺在手机里,无声无息。






six.

最后的会议不欢而散。

鉴于某两位主要人员的不配合,支援乐手们恨铁不成钢又无能为力。

“那今天就先到这里吧,辛苦大家了。”铃木轻咳两声,拢了拢手边的资料,先一步起身离开了现场。

得,干脆赶人了。

泰造挠挠头,看了眼真司,真司扭头看了眼皱着眉头的ryo。

走吧走吧。

yorke.不知道咕哝了一句什么,看着ryo最后投来的意味深长又纠结的眼神,冲他宽慰的做了个口型。

ryo的眉头顺间舒展开了。


铃木礼貌的跟工作人员们一一道谢道别,但是要了录音室和大门的钥匙表示想再自己练习练习。staff担心的留下了钥匙,还没说什么就被铃木笑着打断说了句什么玩笑话搪塞过去。等最后一个staff也不见了踪影,铃木才疲惫的钻进录音室,熟练的打开仪器灯光,打算录几首歌。

倒不是说家里的录音设备不好——铃木戴上耳麦,在心里默数着拍子——只是家里面yorke.存在的痕迹太过浓重,好像每一分每一寸都还有着他的音容笑貌,还残留着他的气息味道。

还怎么让人集中注意力啊。铃木苦笑。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伴随着倾泻而出的吉他声,铃木闭上了眼睛,低沉的声音轻轻哼唱出第一个音符。



等yorke.跑遍整个场地才找到这个洒下着昏黄光线的录音室时,铃木正在唱着最后一句。

像低喃,又像倾诉的歌声正在收尾。铃木的嗓音仿佛得天独厚,此时却只是空落落的响彻在小小的录音室内。

yorke.突然有些手足无措。

不过口袋里的东西提醒了他现在是什么时候。


“tatsu。”

看着铃木瞬间惊愕的睁大了眼睛,yorke.有那么一瞬间感觉自己看到了一只受惊的黑猫。

“…yorke.?”

铃木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怎么想到他他还真来了。铃木想。

不过…

“你来做什么。”

没必要了吧?铃木摘了耳麦在架子上放好,淡漠的转头回去看着歌词。

“……我有事跟你说。”

yorke.垂了垂眸,又捏了捏口袋里的东西。

“我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铃木嗤笑一声,本就白嫩的脸色此时更是惨白的没有血色。

“明明都已经决定分手了,还有什么能说的吗?请让开一点,yorke.先生。你挡着电脑了。”

“tatsu,我…”

“没事的话,请回吧。我还要工作。”
铃木头也不抬的绕过yorke.,拉开椅子自顾自的开始check录音。

“tatsu!!”

yorke.深知自己说不过铃木,只能强硬的把铃木掰过来正面面对他。

“我知道tatsu现在可能不想看到我…但是,请先听我说完,tatsu再决定怎么对待我,好吗。”

yorke.半蹲下来,琥珀色的眸子盈着深邃,却满满的只承着铃木一个人的模样。

…狡猾。

铃木咬着唇,自暴自弃的半垂下眼眸。明明知道我最不能受得这样了。

“…有话快说。”


“tatsu。”

yorke.的声音失了平日的半分慵懒,坚定的在小小的录音室里掷地有声,让铃木又是一阵恍神。

“我们结婚吧。”

毫不犹豫的单膝跪地,憋在口袋里半天的东西此时终于被yorke.拿了出来。

——宝石蓝的软绒盒子里,两枚精巧异常的戒指美得让人挪不开眼,正安静的闪着绚烂又朴素的银色光芒。

“……哈?”

铃木失语了。

“我说…tatsu,我们结婚吧。”

yorke.顿了顿,深吸了口气,紧紧盯着铃木的眼睛,又说了一次。

“……yorke.。”

铃木半天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你tm就是个混蛋。”

咬牙切齿的哽咽出了一句狠话甚至想一拳头挥上去,但最后铃木还是干脆的磕上了yorke.的唇角印了个深吻。






seven.

“……不对啊,我们不是分手了吗。”两人久违的肩并肩走在黑夜中,铃木却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

“分手了意味着我和tatsu结束了恋爱关系,所以下一步该结婚了啊。”yorke.偏过头正好看见自家恋人微红的耳尖,心不在焉的应着话凑了上去。

“…………”

“我突然不想和你结婚了。”铃木瞪了一眼自家恋人不安分的长手长脚,闪着银色光辉的手捂着yorke.的唇威慑性的扯了个笑。

然后他就被yorke.躲着路灯的微光摁在墙边吻了个昏天黑地。







zero.

行色匆匆的男人披着暮色,焦急的脚步甚至惊醒了刚刚归巢的小鸟。

yorke.不放心的又拉了拉已经遮的严严实实的帽子,手中紧握着的盒子小巧,不安分的翘着几簇宝石蓝色的细绒毛。

呜哇…没想到要这么长的时间啊。yorke.无奈的看了眼时间。

不过还好,还来得及。

想了想自家恋人每次被吓到的时候瞪大眼睛的可爱模样,yorke.抹了抹额角的汗珠,嘿嘿笑的开心。

什么七年之痒……他和他这场长达七年的恋爱长跑,应该用一个完美的求婚结束才是。

“tatsu。”

yorke.踩着最后的灯光,走向了他的恋人。







END.

*戒指是yorke.亲自设计的小浪漫
*提前纪念一下两个人的相遇七周年【…】



还是舍不得虐…啧
四千五 四舍五入五千字(咦)
我还是好喜欢他们啊(苦兮兮)
最后…
不要脸的球评论(…)
阅读愉快>人<

评论(13)
热度(22)
 
 
 
 
 
 
 
 
 
© _卿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