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

*和朋友争辩了几天吻戏算不算肉渣后的脑洞产物
*我不服吻戏怎么算肉渣呢又没法开车!【谁管你】
*毫无逻辑,单纯写着玩的小甜饼
*装作是情人节贺文的样子【。】
*一如既往地幼儿园文笔
*巨型ooc预警
*以上|ω•`)

——

       看着被自己抢走了最后一颗草莓而瞪圆了眼嚷着狡猾的铃木,yorke.眸光一暗,完全不给铃木再开口的机会直接低头堵上铃木的唇,舌尖轻巧地撬开铃木微张的牙关,直接连带着酸甜的草莓一同渡入铃木口中,紧接着勾上铃木下意识闪躲的小舌,坏心眼的紧紧交缠了几下,才微微卸力,却又像恶作剧般不轻不重的绕着舌尖卷了几圈,引得铃木一阵颤栗的同时腿一软,差点带着yorke.一同跌倒。而yorke.则眼疾手快地扶上铃木的腰,不过嘴上动作却不停,甚至比先前更激烈了几分。直到感受到铃木因为缺氧眼神开始迷离之后,yorke.才意犹未尽的缓缓扯着一道暧昧的银丝松开又气又羞的铃木,好整以暇的在铃木又一次地瞪视下无辜地抬手擦了擦唇边残留的几分水渍,虽然眼底因着眼前人连耳尖都染上红霞的可爱模样以及红润光泽的唇色而隐着几分幽光。

       不过想到下午的live,yorke.只得舔舔唇,遗憾的扒拉几下有些散乱的金发,想着等结束后回家该怎么补偿回来,面上却是在铃木持续不断的瞪视冲铃木眨巴眨巴眼装着无辜。

       不过铃木毕竟和yorke.相识许久,此时看着yorke.一会儿抓抓头发一会儿朝自己眨眨眼睛装着无辜的却满眼笑意的模样,顿时知道自家相棒又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儿,一时脸红气结却又担心陆续进场布置场地的斯达夫们发现两人之间的古怪,只得狠狠咬烂嘴里可怜的草莓,三步并作两步冲到yorke.近前。正拽了领子想要低声威胁两句yorke.,却听到了斯达夫的召唤,铃木只得一边转头高声应了句马上来,一边松开装乖巧的yorke.。

       不过铃木却也没打算放过yorke.,毕竟自己的舌尖还有些酥麻的余韵还是拜这个家伙所赐。于是铃木又向yorke.瞪了一眼,毫不客气地拧了把腰间的软肉之后才匆匆赶了过去。

       而这边的yorke.虽然因为吃痛一时龇牙咧嘴,却因为铃木这般可爱的反应而乐呵呵地笑弯了眸,哼着不知道串了多少首歌的调子,收拾收拾画具,慢悠悠的晃走了。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