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行

*倒头就睡…最近怎么这么困
*补发个片段
*还没写完所以…写完了再发 暂时应该看不出来我在写什么(…)
*铺垫一哈 意念艾特梗源太太
*借用 戒烟嗜糖 的paro

























洗浴后的身上还蒸腾着淡淡热气,同时渲出的红晕更衬的肤色奶白,皮肤也是紧致滑嫩的如同上好的绸缎。

“怎么?”

铃木正在擦着头发,顺着yorke.的眼神低头看看自己顿时明了。

“还疼吗?”

还没等铃木抬头,一片黑影悄然覆上,下一秒腰上多了一只带着薄茧的手轻抚着触目惊心的伤痕。

“拜托,这都多久了,疤都留下了哪还会痛。况且…”

铃木笑嘻嘻的覆上腰间的大手,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堪堪停留在腰胯间,只消往下一动就能碰到松垮的浴巾。

“况且学长又不是不懂这些规矩不是吗?”

是啊,我当然懂。

yorke.隐在墨镜后的眸子深邃,眸底汹涌着危险的暗流虚虚掩掩。

他是孤狼,混了那么久自然也混过不知多少次生死攸关,身上大大小小的疤痕更是数不胜数。

他只是不愿见到铃木也步入他的后尘。

“都说学长专业水平过硬,那就…期待着学长的杰作了?”

“好。”

揉了揉铃木的头,yorke.脑海中已经有了大致的设想。

持枪的手拿起画笔,冰冷的子弹换成绚丽的颜料,最美的画卷也已经在眼前展开。

他会让伤疤幻化成花,在无人的空城开出一个盛世。










评论(6)
热度(5)
 
 
 
 
 
 
 
 
 
© _卿yu | Powered by LOFTER